首页
  • 如何最大化我们的幸福

    我们对幸福的重要性达成了惊人的一致:近代功利主义代表人物边沁的伦理判断原则便是,“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

    观察家 |
  • 良知英雄

    阿蒂克斯·芬奇律师为什么是英雄?事先知道这份诅咒,知道自己“无所逃于天地之间”,仍不改初衷,这才是阿蒂克斯的担当。

    专栏 |
  • 互联网时代如何保护隐私

    面对技术,个人是无力的,而法律监管仍不充足。以经过深思熟虑的保护框架弥补以上空白,必要性随时间推移愈发凸显

    书评 |
  • 优步晴雨表

    私募资本已经无法提供源源不断的弹药,股市可以么?

    纵深 |
  • 《罗马》:七十年代或所有年代的悲歌

    阿方索·卡隆的这部自传色彩的电影可以说用心良苦,他避免了类似题材电影的很多弊端,其政治正确方面的考量也十分精密,他的明显的特点,就是对于族群分离以及不同身份之间的斗争性的强调

    文化 |
  • 远古借贷为何没发展出金融市场

    时间相隔近四千年,而且一个是在古巴比伦,一个在中国,但利率差别却相似,这当然反映背后一致的人性逻辑

    书评 |
  • 冯骥才:从城市到田野

    冯骥才这些年一直呼吁的文化观念,如一只蝴蝶扇动翅膀,最终引起气势如虹的大风,从庙堂之高吹至江湖之远,最后略过田野,飘进寻常百姓家

    观察家 |
  • 如何定义“数据”的经济性质

    如果想要对数据进行有效管理,以更好地适应这个业已降临的“数据时代”,我们首先必须对这种伴随人类社会之初就有、但被新技术赋予了全新价值的存在物的性质有一个比较清晰准确的认知。

    纵深 |
  • Facebook非拆不可吗?

    面对Facebook的垄断,拆分是否可以成功解决所有问题?如果不进行拆分,人们又应该采用哪些方法来制衡Facebook的权力,规制其行为呢?

    专栏 |
  • 《晚清三国》的文旅阅读

    对于110年前发生在大清满洲也就是今日中国之东北三省的日俄战争,日本和俄罗斯都在强化着他们各自的历史记忆。今天的中国人尤其应该重新打捞这段并不久远的历史真相,进而做出最深层次的文化反思。

    书评 |
  • 1918-1919,被一场流感击中的中国

    现在中国相当多的医学家,其见识尚比不过百年前的西方同行。每当流感到来,各种传统偏方仍会受到追捧,在这个意义上,现代医学的启蒙在中国仍路漫漫其修远兮。

    文化 |
  • 货币化是好东西

    A股资本市场不是真正货币化的市场,身份和血统甚至超过货币的重要性。

    专栏 |
  • 法国大革命中的大饥荒

    “这个世界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书评 |
  • 建交70周年之际看中俄经贸合作前景

    中俄贸易结构有所改善,但是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2020年中俄贸易要达到2000亿美元是不太可能做到的

    纵深 |
  • 经纪时代:中间人是如何创造价值的

    曾经我们认为,互联网本身将成为“终极中间人,全世界的中间人”,届时交易中涉及的人只有真正的买方和卖方。但事实上,中间人却并没有消失。而且,似乎反而越来越强大。

    观察家 |
  • 近藤大介:令和时代的日本

    “令和日本”并不是回归到江户时代,也许是朝着北欧高福利社会演变。

    观察家 |
点击加载更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