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巨头围猎VLOG风口

叶心冉2019-06-07 10:05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叶心冉 “Vlog现在是个热词,昨天还上了微博热搜,虽然理由是大家在讨论这个词怎么发音,但不管怎么样,它是个可以上热搜的词。”知名微博Vlog博主王晓光(@cbvivi)在6月3日更新的Vlog中这样说。

在电影《天使爱美丽》中,艾米莉用望远镜窥视老人的画作,老人则在窗帘后窥视艾米莉的生活,两个同样孤独的人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彼此的关心。现今,窥探他人的途径变得越来越多样,打开手机,点开Vlog,正在逐渐成为流行的一种。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晓光认为,Vlog上微博热搜具有标志性,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Vlog正在从小众走向大众。“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将Vlog念错是没有影响力的,但是当足够有影响力的人之间有了争论,才会引起广泛讨论,这也表明Vlog的传播累积到了一定的程度”。

目前,微博话题#VLOG#阅读量累积72.1亿,讨论人数超700万。哔哩哔哩(NASDAQ:BILI)提供给经济观察报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4月,B站Vlog投稿量相比去年同期增长761%,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484%。

将Vlog带离小众圈层,逐渐让大众熟知的推手除了与日俱增的内容创作者,还有互联网巨头纷纷拉响的平台争夺战。

5月31日,哔哩哔哩上线“Vlog星计划”,宣布每月拿出100万专项奖金、1亿专项活动站内曝光,全年共计500亿站内流量曝光以及上线“Vlog领域优秀UP主”认证系统。

对此,哔哩哔哩副总裁张峰表示,通过对B站内稿件数据分析发现,Vlog品类具有成长的潜力。2018年,B站Vlog的累计播放量同比增长了18倍,由此B站顺势而为,推出了一系列Vlog活动。

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B站已经有一系列扶持Vlog的举动,比如开展“30天Vlog挑战”“BeAVlogger”“理想生活Vlog大赏”等。

5月10日,百度旗下好看视频总经理曹晓冬发布VLOG蒲公英计划,宣布将给予5亿现金补贴,20亿流量扶持。此前,百度发布的2019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好看视频日活跃用户达2200万,同比增长了768%。

同时,抖音也宣布进军Vlog,向开放用户1分钟视频权限,并推出“Vlog十亿流量扶持计划”。早在去年9月,微博就已经发布Vlog博主召集令,给予Vlog频道更多曝光。

平台巨头纷纷将触角伸向Vlog,在王晓光看来,主要因为,火在“Vlog”之前的视频概念是“抖音”,但是它作为一种形式已经被品牌平台定义和捆绑。“像腾讯、新浪这样的大玩家在错失‘抖音’这一概念后,希望抓住‘Vlog’这一新的概念、机会,而且Vlog是个很宽泛的概念,他们现有的商业规则都可以套进去。”王晓光说。

舶来品

Vlog是什么?国信证券分析师张衡在《Vlog:视频舶来品的中国机遇在哪里?》 中这样介绍:Vlog兴起于YouTube,是Video-blog的缩写,即视频博客,Vlog作者以视频代替文字或图片,记录个人生活,并与网友分享,这些博主们也被称作Vlogger。

在王晓光看来,Vlog与非Vlog之间存在清晰的划分,“首先它是以自己的生活为基础,是纪实性而非虚构类的东西,其次就是有人出镜,并且跟镜头做直接的交流”。

王晓光曾任《外滩画报》新媒体总监,自2016年6月开始正式拍摄Vlog,此前2015年,他就已经开始在B站做游戏实况视频,至今已经制作出了186条Vlog,微博粉丝量170万,是国内最早进行Vlog创作的博主之一。

在王晓光看来,国内Vlog热度升温得益于2018年9月00后女星欧阳娜娜拍摄Vlog,由此带动了更多艺人、专业机构的加入。“对于粉丝来说,偶像的一切动态他们都很想看,普通人与明星的影响力不在一个量级。”

2018年9月21日,中国女星欧阳娜娜与字节跳动合作,在今日头条上推出自己的Vlog系列视频,记录美国留学生活的点滴。据经济观察报统计,截至目前,欧阳娜娜的Vlog在今日头条上共获得超过7900万的播放量。

张峰则认为,短视频这种轻量级创作社区的快速发展对Vlog起到了助推作用。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6.48亿,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占总上网时长的11.4%,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的第二大应用类型。张峰同时表示,创作者自然展示出的对于Vlog的创作积极性、用户从迈出第一步到逐渐习惯面对镜头以及剪辑工具的使用都促进了Vlog的爆发。

经济观察报接触到的另一位Vlog创作者@Chris_toyou,入行已有半年时间,两个月前拿到了微博认证的Vlog博主,目前在微博上有超过5万的粉丝量。“我是去年在香港念书的时候,接触到YouTube,看到里面有很多厉害的博主发布的高质量、高水平的Vlog,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也玩了起来,后来玩着玩着就开始全职做Vlog。”

@Chris_toyou发布的Vlog中,热度最高的是介绍自己在香港租住的月租上万且只有十平米的房子,在哔哩哔哩上有18.7万的播放量。“Vlog最主要的是分享你的生活,展现个人的魅力,别人更想看的是你作为那个身份,你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比如你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你的生活是怎样的。”@Chris_toyou在谈到Vlog的关键特点时,这样说。

她还表示,香港租房的这支Vlog,一方面它提供了很多技术性的知识,比如学生如何在香港租房,另一方面,它具有话题度,能让人直观地感受到香港租房昂贵的事实,因此会有较高的热度。

虽然Vlog在设备、画面、转场上的要求比一般的短视频要高,但王晓光认为,制作精美不是它的主要标志,也不是它要追求的方向,而是个人化、生活化的表达,他非常看重能否还原出原汁原味的事件,在意粉丝在其中的感同身受。他认为,Vlogger在持续拍摄的过程中,会慢慢形成自己的风格,从而吸引到固定的粉丝,久而久之,在共同的语境中,粉丝会产生陪伴感。

本土消化

漂洋过海来到中国的Vlog,如何在面临本土消化的问题。

在王晓光看来,目前国内Vlog的发展还处在“元年”的阶段。一方面与国外相比,国内的Vlogger缺少清晰、稳定的收入来源。另一方面,平台缺乏透明、公正的流量分配。

@Chris_toyou表 示 在 国 外 ,YouTube跟博主有直接合作关系,如果播放量达到一定水平,博主会直接从平台上获得收入。“所以,国外的YouTuber不需要接很多广告,来自平台的收入就可以买到很好的设备,拍很好的作品。为了获得更多的播放量,他们就会绞尽脑汁、想尽办法找各种各样的主题。”@Chris_toyou表示,自己两个月前刚刚加入了微博的“收益计划”,如果博主可以每天发布40-60条微博,且每一条的阅读量达到10万以上,一个月享受到平台的补贴额大概在5000-8000元之间,“要达到这个标准,难度是非常大的。”

@Chris_toyou表示,自己制作一条视频需要花费两到三天的时间,视频是每周更新一次,平台的补贴远远无法覆盖制作Vlog的成本支出。@Chris_toyou说,目前大多数Vlogger的收入来源主要靠与品牌合作。

在这种情况下,王晓光认为,中小Vlogger很难走通盈利路径。他表示,如果Vlogger现在所有的收入都是靠品牌的话,那么资源就会向大Vlogger集中。并且,新入行的Vlogger需要经历三个阶段:拍给认识的人——拓展新的粉丝群——拍给客户看,“但这就要求Vlog-ger有足够的制作能力与影响力,不是所有的品牌都给你这个机会走通这一路径”。

而不同的平台有不同的运营方式。“在微博上,我们基本上已经有了一个固定的运营套路了,就是抽奖加购买粉丝头条号,这也都是公开的了。”王晓光说,目前微博的推广方式已经成为了一种固定的玩法,粉丝也培养出了这个习惯,“要适应每个平台不同的玩法,客观讲,我确实也希望自己的内容能被更多人看到”。

在王晓光看来,B站的首页会智能推荐一些只有几百粉丝的中小UP主生产的优质Vlog,“这对于中小Up获得足够曝光量非常有帮助”。张峰表示,B站可持续的创作力来源于UP主、优质内容与年轻用户群体构成的三角循环关系,B站也会对UP主进行多维度的鼓励。

张峰同时认为,与国外相比,目前国内的Vlog在视频封面、标题、运营方式、视频创意等方面还存在差距。

国信证券分析师张衡在研报中提到,中国大部分Vlogger仍处于依靠平台扶持的初级阶段,中国Vlog的全民属性尚未显露,各平台仍需较长时间的流量、资源及资金扶持,直至Vlogger找到成熟、稳定的商业模式。他同时认为,Vlog作为高度依赖拍摄者个人魅力的视频展示形式,有望率先在具有大量头部视频拍摄者、年轻粉丝群体、扶持力度较大的平台上爆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