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阳市大搞“污染搬家” 32万吨污泥被分散转移至抚顺、阜新、铁岭等地市

董瑞强2019-05-15 19:06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董瑞强 去年11月22日,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沈阳市开展下沉督察时发现,沈阳市污泥违规堆存整改工作滞后,将32万余吨污泥分散转移到抚顺、阜新、铁岭等多个地市,监管缺失、污染转移,环境风险突出。

生态环境部供图——阜新市新邱区露天煤矿厂“无三防”,堆存大量污泥

阜新市新邱区露天煤矿厂“无三防”,堆存大量污泥 生态环境部供图

2019年5月15日,督察组向辽宁省委、省政府进行反馈,通报了上述问题,指出沈阳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对祝家污泥处理问题重视不够,整改不力,盲目开展的应急处置工作监管不到位,搞“污染搬家”,存在慢作为、乱作为等问题。

其实早在首轮中央环保督察时,督察组就向辽宁反馈指出,由于污泥无害化处置设施建设滞后,2007年至2013年,沈阳市将共计150多万吨污泥堆存在祝家地区9个坑塘内,其中大部分未作防渗处理,恶臭熏天、群众反映强烈。

2017年12月,辽宁省整改方案显示,2017年6月向社会公开征集处置方案,经多轮专家评审,确定处置方案,9月底完成招标,力争2年内完成全部(约150万吨)堆存污泥无害化处置和场地修复,有效控制施工和处置过程中污染影响。

但此次“回头看”发现,沈阳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并未按整改方案扎实推进任务落实,整改工作一拖再拖,一年时间“打水漂”,且草率决策,整改搞突击、乱作为,转移过程监管缺位,群众反映强烈。

本应2017年9月底前完成招标,却一直拖至2018年5月才完成最终招标,整改进展严重滞后,被拖成了以“分散转移”为主要措施的应急工程。而且由于过程监管不到位,大量污泥违规堆存甚至去向不明。

督察认为,沈阳市政府作为整改工作的责任主体,对整改工作重视不够,紧迫感不足,延误了时机。

2017年6月至12月,沈阳市在全国范围内征集了28套方案,经历论证、评审、招标、中标等过程,最终废标,治理工作毫无进展。2018年7月,二次招标中标方案通过专家评审,整改才重启,但仅处理约8万吨污泥后,又因季节原因停止。

由于整改严重滞后,沈阳市政府于去年4月决定启动应急处置工程。而所谓的“应急处置”就是在处置单位未履行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不具备暂存条件情况下,将积存了十年之久的污泥不作处理直接装车外运至阜新、铁岭、抚顺等地市。

在以最快速度紧急运走32万吨后,沈阳市祝家污泥问题整改终于在表面“追赶上了时间”。督察进驻时,沈阳市政府上报此项整改任务达到序时进度。

不过,督察组现场调查发现,分散转移至阜新、铁岭等市的污泥中约有13万吨尚未进行处置,且临时堆存场地多无“三防”设施,环境风险隐患突出,整改工作变成了“污染搬家”。

据督察组介绍,祝家污泥本应参照危险废物进行管理,但在转移过程中,不仅未严格执行“出入厂”计量监控要求,甚至台账管理混乱,大量污泥去向不明。运往阜新日丰物资工贸有限公司约6.5万吨污泥,只有出厂称重记录。

此外,阜新市新邱区环保部门在收到群众关于阜新日丰公司租用新新露天煤矿场地储存污泥产生臭味的举报后才了解到相关情况,对该公司未采取污染防范措施、擅自堆放污泥行为进行了立案处罚,下发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责令立即停止违法行为,恢复原状。但直至2018年8月28日环保部门再次检查时,该企业仍未采取有效措施消除污染。

大环保新闻部记者
关注国家工业、环保领域产业政策,重点关注钢铁行业、电商、环保、新能源、高端智库等相关方向。擅长深度报道和人物专访。
网站地图